美黄金交易开户流程cpyx18.com
新闻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 > 正文

职场里乘风破浪的小船 《半泽直树》影评

2017-05-23 来源: MMK1115
分享到:
T + -


前九集一直以为大和田常务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银行确实没有救济企业的义务,即使是借款人下跪,不给贷款也没有违背什么原则。所以一直很难想象半泽和大和田最终的对决会出现怎样的结果,好奇作者乃至剧组究竟要让怎样的价值观最终胜出。直到下午追完了最后一话,忽然就觉得有很多感概,追了一个夏天的神剧,中间苦等了好几次半个月的停播,经历了前五集大阪篇酣畅淋漓的胜利,最后等到这样一个结尾,感觉却完全是在意料之中,而情绪也不再像是盛夏时那般热血沸腾。尽管十月份还有叔的神剧LH2接棒,不至于像以前那样每逢追到一部神作完结就会心里空空荡荡一阵。到最后却终于觉得很有必要再把最后的一些感慨记录下来。最后一话,大和田常务在上厕所时跟同事聊天,说到自己是因为提前得到消息,半泽父亲的螺丝厂的下游企业倒闭了,于是急忙收回了对半泽父亲树脂螺丝厂的贷款。而这从画面设定上看就多少有些猥琐和邪恶的一幕恰好被当时年幼的半泽偷听到了,因此这份仇恨也在半泽的心中扎根。从半泽一家的角度来看,这显然是银行在关键时刻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巧妙利用规则将合作企业出卖,并将后者送上破产的死路。从银行的角度看,在这种贷款企业主要下游企业倒闭的情况下,收回贷款,避免损失显然是最符合自身利益的最优选择,大和田当时为了自身的职位和晋升前途,做出这种决定也是无可厚非的。 从树脂螺丝所代表的日本企业家精神来看,大和田作为银行家是短视的、狭隘的,他为了一时的风险(以及个人的利益)终止贷款。而半泽在全剧第一集就用实际行动鲜明而直接的传达出和大和田完全不同的商业银行经营理念,半泽坚定的支持那家坚持手工制造的制造业企业,认为是那样精益求精、不肯在原则问题上轻易让步的企业支撑着日本。半泽在本质上认为银行家不应该只是像机器人一样,看到晴天就借伞,看到雨天就收伞,毫无人情,冷酷至极。在他看来,银行家要重视人与人的交流,这一理念在与情妇的对手戏中展露无遗,半泽最终为钢厂老板的情妇专门连夜赶制了一份贷款计划,并鼓励她靠自己独立自主的努力经营来生活,并最终打动了她。事实上,半泽对这一理念的坚持着实打动了很多人,例如竹下、例如躺医院那位老爷爷、例如酒店原来的会计、例如在大阪原来的手下三人组、乃至于酒店的少东家。而这些人也都一次次为半泽不断地“以牙还牙,十倍奉还”的复仇战斗送出精彩而关键的助攻。另一方面,这些人与半泽之间的交流,也是这部剧最触动人心的地方(例如那三罐饮料),我们不得不为这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羁绊所打动。这毫无疑问是满满的正能量,就像竹下最后对半泽说的,正义会战胜邪恶,没有人忍心否认。但是,话说回来。作为银行职员,半泽却像是在做风投,做天使基金。这是半泽太过理想主义的地方。 商业银行作为一个发展历史相当久远,行业规则相对完备、系统的经济组织,晴天送伞、雨天收伞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很难说大和田常务是否就真的那么的短视和自私,并对日本民族伟大的企业家执着拼搏的精神视而不见。一个行业在走入下行周期的时候,商业银行作为金融体系中的关键部门,有义务用收紧贷款的方式传布这一信息,这对于即将死去的企业以及里面即将失去工作的人们是残忍的,但对于整个经济体确是有益的。也许随着技术的发展,有一天工业中就真的很少再需要树脂螺丝了,这时大和田就做对了事情,他代表着这一行业下游萎缩的需求取消了螺丝的生产,而半泽的坚持则是无谓的。市场中的事情,终究是要由作为需求方的消费者来集体选择的,银行家只是间接代替消费者做出选择。大和田实在没有做错什么。而如果半泽坚持认为螺丝有着市场前景,要坚持为他投资的话,也是相对没有道理的。因为风投的风险和贷款的收益——两者毕竟是不匹配的。冷血的、按照规矩办事的银行,和热心的、救济企业的银行,恐怕一定是后者对经济更加有害,或者说,后一种银行其实无法生存。 由此,半泽与大和田的辩论最终落得谁也没说服谁的结局。大和田说,半泽和他的话其实说的是一个意思,他认为银行在宏观上支持着国家的经济,因此不能倒闭,而半泽认为银行要在微观上帮助人和企业实现经营的梦想,两者其实是没有矛盾的。大和田不愿为半泽父亲贷款,半泽也不同意给西大阪钢铁贷款,都是出于他们对于经济、行业以及经营者素质的理解,而两者恐怕都不是没有带上个人的利益和情绪去判断信贷的,所以,半泽和大和田有时候真的很像是一个人。他们都是日本金融界刚毅不屈的斗士,对自己这样经济专业的学生都是出色的榜样。即便如此,半泽和大和田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也许差别就在于他们怎么看“人与人的交流”。其实看到最后一集,大家都能看出来,大和田已经输了,不仅仅是大和田夫人让他再给弄100万时香川那神一般的演技诠释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表情,大和田在财务上也已经输了,他作为银行的董事常务,家庭净资产居然是负数。显然,我们可以看出,大和田是不懂经营、不明白企业家精神的,否则也不会让自己的妻子成为金钱的无底洞,大和田妻子对大和田,以及花对半泽,这对比简直鲜明到残酷。 不仅仅是妻子,朋友、同事也是如此,半泽的同事,无论是渡真利、还是大阪分行老中青三位、又或者是营业二部的精英上司下属,这些人与半泽的关系都让人感到温暖和信赖感、以及满满的正能量,半泽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爱这部剧的我们其实都在和半泽一起燃烧着、战斗着,希望摧毁一切被掩盖的邪恶。而大和田常务恐怕最终还是孤家寡人,对这个把人与人的关系理解成利用与被利用的人而言,恐怕连他的妻子都不了解他内心究竟是怎样的复杂。也许,我们可以说,在人的维度上,半泽彻底击败了大和田。但是经济和人事都是另外一回事。半泽看重人的交流,在人的方面得到的回报也多,大和田汲汲于权势与人事,最终输掉的地位权势倒也并不多,因为银行仍然是一个关于后者的体系。行长最后担当了那个腹黑的角色,微微的贬了大和田的职位,而将半泽逐出了银行。他最后跟大和田的对话着实耐人寻味。 从行内势力斗争的角度,行长利用半泽借刀杀人极为精彩,在这个地方,行长和最后近藤的反水几乎如出一辙,这种出卖看似让人难以接受,但是也并没有多么的出人意料,平心而论甚至是让人能够理解的。因为换了很多人恐怕都会是一样的做法,况且行长还看似巧妙的完成了对大和田身后派系的压制,连精通人事的小渡渡也真相帝的预言,如果大和田被赶走了,谁能保证不会再来一个大和田。事实上,一个无法再与行长斗争的大和田是行长最想要的,因为他的谋略、气场、经验,也因为他这样的人本来就是银行的客观需要——一个成功的资本主义经济组织也许能够进化到一种程度,在那里绝对利己的人最有利于这个组织的生存,对那个组织有利的人绝对不是半泽这样有超越追求的人。也许,半泽这样的梦想家是不能走到终点的,也因为那与现实不符。银行就放在那里,很多已经工作的人站出来说半泽图样图森破,多多少少是吃不到葡萄的酸言酸语(还有一些人凭借一点点金融从业经验就死抠电视剧里的技术细节方面的错误,实在是注定孤独一生的理工男节奏)。反正我是宁可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强人,他心中的热血从来不曾熄灭。信与不信纯粹本来就是一个个人价值取向的问题。哪怕将来自己在工作中遇上了些大小的挫折,也绝不会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也许,有一种理解很对,半泽、渡真利、近藤其实是一个人,只不过作者把这一个人的三面拆成了三个好基友一起战斗。所以,那些怀疑半泽、否定这部剧的人大可不必对自己的人生过分悲观,他们只是忘记了自己的一部分本性而活的有些畸形而已。

本文来源:MMK 责任编辑:MMK1115
分享到:

逆天了!德国人两天盖成—座砖房

热点新闻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新闻首页